爱好碳酸的某兔子

不定时存活( ´▽` )

暂时性退圈通知

各位,现在我要告诉你们这个世界最最最最惨绝人寰,最最最最惨不忍睹的退圈理由——

我要开学了😂

我上的高中规定特严,不能带手机,晚上十点下课,一个星期只休息半天(准确说是中午十二点到晚上六点的几个小时)……是的,基本上没有时间更新,所以要停更……

真的非常抱歉!!!

但是真的能入圈超棒的!!认识的太太真的就是个小天使嗷嗷嗷!

也非常谢谢喜欢我的各位!真的让我这段时间非常非常开心😊

各位,对不住了,我们国庆或者是假期再见吧!!!

你好,这里是个人说明*罒▽罒*,
爱好黑久,老王

今天也是沉迷这二位的一天(满足)

可吃cp轰出,胜茶,杰佣,

目前在学习指绘, 会发一些渣画在另一个ID上 @D. ,喜欢APH的小伙伴可以去看一下,

目前准高一,所以可能会不定时更新……

那个,我不是很擅长交流……所以要是不小心把天聊死了,真的很对不起!!!

以上( ´▽` )

【轰出胜】恶龙的愿望

食用指南:
1.灵感源于这位太太  @JR511DR    的黑久文,非常谢谢太太给的建议(*/ω\*)

2.无个性出久黑化向,设定上出久的母亲在久久四岁时不幸去世,生活费由父亲承担(但是出久的父母很早就离婚了),失去了母爱的出久变得有些抑郁+偏激,能接受请下滑,

3.黑久中心向(大部分描写为黑久的内心活动) 轰→黑久←爆豪     出久→黑久

4.我就是喜欢黑久嘿嘿嘿😀

5.文可能挺长的。。。能接受请继续。

6.为了防止弄混,黑久在文章中称为“出久”,绿谷出久所在的世界为A世界,黑久所在的世界为B世界。

我又来玩梗了。

食用快乐。

——————分界线——————
第三章    这是游戏,我是恶龙。

    “绿谷出久”慢慢醒来。

      昏暗的房间的角落亮着一盏小小的星型夜灯。在夜晚点灯是他的习惯,这是自从母亲去世后便不知不觉坚持的。

     他慢慢爬起身,点开了位于天花板的壁灯。突然的光芒有些刺眼,他下意识地伸出手遮了遮。

     眼睛渐渐适应了光亮,其他一同苏醒的器官却感到异样。多出的胃酸在他肋骨往下的某处挣扎着,翻滚着,咆哮着要抵达咽喉以上的部位。

     厕所……他捂住口,强忍了呕吐感。胃酸在脚步抵达洗漱间的一瞬蜂拥而出。

     “咳……”他单手撑在洗漱台旁。喉口残留的火辣辣的疼痛提醒着他,这个月将要结束。

       有些惨白的手指从洗漱台某个阴暗的角落里翻出一只细长的针管。

       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他这样想着,同时拨开塑料的针管套,向自己右手手肘处扎去。透明药液在手指推动下注入静脉。

       可你那哪次不是这么希望呢?他有些好笑地自嘲到。

       器官慢慢冷静了下来,他突然无力地滑下,摊在地上。皮肤传来冰冷的触感,他突然有些发冷。

      药液输完了。针头被细致地抽出,一串鲜红的血液从手臂小小的创口流出,与如同粉笔般苍白的皮肤成反比。他放松地呼出一口气。

       “绿谷,”二十岁左右的男子蹙眉站在洗漱间门旁,问到,“你又**在干什么?!”

        “……我没事。”小心地按住了手臂的创口,他微微低头说到。

         男子几步上前,拽住了“绿谷出久”的衣领,愤怒吼到:“你有病啊?就一定要这样做?安安静静当个普通人,像我们一样,不好吗?!”

       “就算这种药剂可以提高身体机能,可你**知道这种药剂对身体伤害多大吗?”

       “……我知道。”

         轻松挣脱开对方的束缚,“绿谷出久”把头低得更深。以往面对英雄和警察都能沉着应对的他,现在的眼神却变得飘忽不定。

           ……就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

        “你!”男子更加愤怒。

        “算了吧,”金发的少女突然出现在门前,一脸无奈说到,“我们劝不了他的。”

        “我**!”男子握紧拳头,又无奈松开。气急败坏之下,他逃离现场,只剩扔下一句“好自为之”。

       “……绿谷……注意身体。”金发少女不放心地在离开前扔下一句没有分量的话语,随机也迅速离开。

      “……恩。”

        好自为之……吗?

         手指玩弄着针管,他开始慢慢回忆自己到底是干了些什么,才走上这条犯罪的道路。

        啊……大概是那天晚上吧。

        有着昏暗灯光的小巷里,梦想破碎的他第一次反击了袭击他的某位小混混。

        划开的肌肤,反着光的匕首,和对方眼中的恐惧。
 
        真是搞笑啊,明明是他先动的手,最后却擅自昏过去了呢。

         不久后少年清醒了。面对染血的衣服,少年慌了。

         我是在干什么?!

         我……竟然……

         感受到生命的脆弱的少年,在昏死的陌生人面前彻底慌了神。

         怎么办?

         报警吗,还是叫救护车?

         还是……

         啊啊啊啊我在想什么啊,去报警啊啊啊!
        
         可是那样自己就……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我,应该怎么办啊……

         更可笑的是,下一秒all·for·one的持有者便如同英雄一般闪亮登场了。

       [竟然是个无个性的小鬼吗?有意思。]

       [我来保证你的安全,为你处理这烂摊子]

       [不过这样就加入了我的队伍哦。当然,你也可以拒绝,不过那是在你正义感爆棚想亲身毁了自己的前提下。]

        [怎么样]

        [加入吗?]

           我……加入……

          少年用最大的努力从牙缝中挤出这句话来。

          这一天,少年的世界崩塌了。

          直至今日,少年都不明白自己当时是否选择了正确的选项。

         而他可以肯定的是……

       “绿谷出久”再次抬头看了看镜子。

          人生是游戏,而他是恶龙。

——————分界线——————
熬夜打文……真的,各位不要学我,早些睡吧。
文的时间线可能会交叉写,黑久的设定在本章应该是交待差不多了,但是感觉自己水平有限,没能更准确交待,抱歉!
还请各位留下小红心和评论,不然我真的以为自己已经过气了QAQ(醒醒你就没受欢迎过)
那么,希望大家喜欢啦

【轰出胜】恶龙的愿望

食用指南:
1.灵感源于这位太太    @JR511DR   的黑久文,非常谢谢太太给的建议(*/ω\*)

2.无个性出久黑化向,设定上出久的母亲在久久四岁时不幸去世,生活费由父亲承担(但是出久的父母很早就离婚了),失去了母爱的出久变得有些抑郁+偏激,能接受请下滑,

3.黑久中心向(大部分描写为黑久的内心活动) 轰→黑久←爆豪     出久→黑久

4.我就是喜欢黑久嘿嘿嘿😀

5.文可能挺长的。。。能接受请继续。

6.为了防止弄混,黑久在文章中称为“出久”,绿谷出久所在的世界为A世界,黑久所在的世界为B世界。

我又来玩梗了。

食用快乐。

——————分界线——————

第二章 梦与现实的差距为零   

      水。    

     十分……幽暗的水。   

     “绿谷先生……”    

     是谁? 绿发的少年微微抬起头。
  
  “请往这边来吧,先生。”   

     少年有些警惕地后退了几步,淹没到脚脖子处的水微微惊起几串涟漪。绿谷出久小心翼翼地问到:“谁……你是谁……”    

   “忘记了吗……”不远处传来一阵平淡的中年男子的声音。绿谷出久才注意到后方竟然还有一张纯白色的桌子和零乱摆放的几把椅子。     
     椅子上的某位不知名的男子直直看向绿谷出久的方向。绿谷出久同样认真看向对方。

    这是一个怪人吧?黑色的乌鸦面具巧妙遮住对方的面容,他身穿的白大褂微微显现了对方的身体曲线。根据绿谷出久所看见的进行判断,这应该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男子。对方的体格还算结实,但却没有他所见过的像欧尔麦特一样发达的肌肉。      

    也许这个人不属于蛮干型?更多的可能是靠技巧的近战派,或是通过特殊个性的远程或中远程攻击方式吗,还是……绿谷出久紧张分析着,又渐渐提高警惕,脚步微微后退了一步。脚下幽暗的水又一次激起,水体进一步摇晃,漫到绿谷出久的小腿上 ,又慢慢降下。     

    等等……绿谷出久猛然低下头,看向身后的水。幽暗的水依旧摇晃着,波纹隐隐反射出一点点银光。      

     这水……没有一丝凉意,更多的是一种不知道来自哪里的虚妄感。就仿佛在暗示着绿谷,他现在所看见的,只是一场梦……    

     这是哪里……绿谷出久环顾四周,却什么也没有看见。确切的说,即使眼睛看向远方,却怎么也不能看清。周围的风景就像糊掉的照片一样。他能看清的,就只有他和乌鸦面具男以内的部分。    
    
     难道……是拥有幻术个性的敌人吗?!绿谷出久暗暗捏了一把冷汗。幻术吗……虽然听说过这类个性,但他从没想过会有中招的一天。          
    可恶,以他的个性,并不适合面对精神操控型的敌人,这是他在雄英体育祭上面对心操而意识到的现实。one for all 属于强攻型个性,面对精神操控型敌人,如果不能直接用smash击中对方,就只能平白无故消耗己身的体力。更何况现在,他不了解对方的个性发动条件,持续时间和对方究竟想要干什么……     
    要通过骨折的方法让自己清醒下来吗……绿谷出久试着握了握手……不行,他连握手的实感都没有……    

     可恶!绿谷出久无奈松开手,手掌心留下了四个半月牙形的浅印。如果是欧尔麦特的话,如果是欧尔麦特会怎么做……绿谷出久紧张想到。        

    “思考完了吗,小先生?”乌鸦面具男有些不耐烦地敲了敲桌子。     

    “那么,请你坐下吧。”乌鸦面具男轻松打了一个响指。缓过神来,绿谷出久已经坐在了正对面具男的一把椅子上。     

     容不得他再次思考,面具男拿起摆在桌子上的一张纸,慢慢念到:“绿谷出久,16岁,就读于雄英中学……”    

    “诶?”被念到名字的少年习惯性应答,语气中却充满了惊讶。“为什么……”会知道他的个人信息?

     “虽然这样说很突然……但我不是敌人,而是你的心理医生。”乌鸦面具男放下手中的资料, 两手合拢,架在桌子上。

    “医……生?”得到了最惊人的答案,绿谷出久稍稍有些懵圈。

      乌鸦面具男重重叹了一口气,低头小声喃喃道:“什么都没有记住……交换失败了?”

      交换?捕捉到关键字眼的绿谷出久不由得一惊。这是什么意思,交换?交换什么,又是和谁交换?

      乌鸦面具男却突然轻笑了几声。一歪头,将脑袋靠在一只手上。

    “那……我们来玩游戏吧。”
     
    一滴冷汗从绿谷出久左边的太阳穴滑下,他暗暗稳住自己紧张的心情。

    “……你想玩什么游戏?”

   “别那么紧张嘛——”乌鸦面具男再度眯了眯眼,“真心话大冒险……怎么样?”
         
   “……我没有必须接受的义务。”

    “可你也没有拒绝的权利,先生。”

     “那么——就按照普通玩法来吧。”乌鸦面具男无视掉绿谷出久的反抗,拿起桌上的一支笔,“笔尖转到谁,谁就回答问题,或是进行大冒险。”

  “那么,开始吧。”

     乌鸦面具男用手一碰,笔便在外力作用下旋转起来。1秒,2秒,3秒……

       6秒。笔尖不偏不倚,正对绿谷出久。

    “那么小先生,我们来玩大冒险吧。”

    “内容是?”

     “你会知道的。”

       又是一个响指,绿谷出久周围的空间开始扭曲。
    
    “等等?”突然被卷入扭曲成漩涡的空间绿谷出久再次懵圈,谁能告诉他现在是什么鬼情况啊啊啊?

    “绿谷,你没事吧?”一声清亮的女声在耳边响起,绿谷出久才慢慢睁开眼睛。

      啊,刚才的是梦?

   “嗯……”揉了揉自己有些痛的太阳穴,绿谷出久起身,回答道,“……是的。我没事。”
     
    “这样这是太好了呢。需要凉茶吗?”金发少女微笑着歪歪头。

   “不,这就不用了……”绿谷出久不好意思地摆摆手。

    等等……绿谷出久仔细看了看谈话的对方。这位绑着麻花辫的金发少女又是谁?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好像是一个寻常的咖啡厅,有着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浅褐色装饰。但是……

    他为什么会在咖啡厅???

——————分界线————————
正在lofter上刷新的各位,欢迎收看游戏逼死写手系列……
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这一期里编了些什么的名字啊还强攻型……就是乱扯……😂
有擅长游戏的大佬麻烦在评论区里告诉我他们正确的叫法。
好的我们可爱的小天使就这样被老天爷在一天之类玩了两次●▽●
嘛剧情会回来的……在有生之年内……
嗯……有生之年……
   

【轰出胜】恶龙的愿望

食用指南:
1.灵感源于这位太太 @JR511DR 的黑久文,非常谢谢太太给的建议(*/ω\*)

2.无个性出久黑化向,设定上出久的母亲在久久四岁时不幸去世,生活费由父亲承担(但是出久的父母很早就离婚了),失去了母爱的出久变得有些抑郁+偏激,能接受请下滑,

3.黑久中心向(大部分描写为黑久的内心活动)
轰→黑久←爆豪     出久→黑久

4.我就是喜欢黑久嘿嘿嘿😀

5.文可能挺长的。。。能接受请继续。

6.为了防止弄混,黑久在文章中称为“出久”,绿谷出久所在的世界为A世界,黑久所在的世界为B世界。
本期疯狂玩梗,请勿介意😂
食用快乐。

——————大家好我是分界线——————

第一章 Phosphrescence(磷光)
     
   (早晨七点十分,A世界)

    绿谷出久慢慢伸了个懒腰。揉揉惺忪的睡眼,匆匆换上校服,又慢慢打开房间的窗帘。

     柔和的日光透过进来,有些冰冷的风拂过他的脸颊。季节的脚步已渐进初秋,万物将近萧条,唯独窗边的向日葵依旧充满活力地朝向太阳,昂起的头颅彰显着它独一无二的骄傲,那是作为百花中唯一能够追随太阳的骄傲。

     “早上好。”绿谷出久伸出左手食指,轻轻碰了碰向日葵的新的芽孢。“今天也很精神呢!”

      小花有些害羞地摇摇身子,又坚定地昂头对准太阳。

      绿谷出久缓缓走开。

      “哒哒”走进洗漱间,绿谷出久拿出自己的牙刷,熟练地进行日常到无趣的一系列动作。挤牙膏,刷牙,漱口……

     但是,今天好像有些奇怪哦?

     口腔中刚含了一口水,正准备漱口时,他的脑海中联想的却是……

     溺水……的感觉?

     喉咙中急促地呛进了几口水……鼻子更是被水封住,无法呼吸……

      绿谷急忙吐出那口水,半跪在地上,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额头流下大颗汗珠。

     ——那是……什么……

    绿谷拼命回想着刚才脑海中浮现的画面。

    口袋里装满石子的少年慢慢沉入寂静的河底。

     虽然只是一个浮光掠影的片段,却充满了……

     ——窒息一般的……痛苦……

     “咳咳咳,”绿谷缓缓站起身。镜子倒映出他有些憔悴的脸庞。仔细一看,他以往蓬乱的刘海下,似乎还有什么东西?

     “H-E-L-L-O?”

      恶作剧?

      还有脑海中多出的异样的片段……是什么?

      绿谷出久呆呆地看着额头上的红字,妈妈却拿着锅铲紧张地冲了过来,“出久!怎,怎,怎么了??敌联盟来了???”

       “妈,妈妈?!”绿谷惊讶地一抖,勉强地挤出一个笑容,“没事啦,只是,只是摔了一跤……”

     “真的吗?没受伤吧?”

    “真的不要紧啦,我没事的,妈妈。”

    “那就好。”妈妈如释重负,放松呼出一口气,又回到厨房里做早饭。

    “嗯,大概……”绿谷出久看着妈妈的背影,嘀咕道。

     只希望,这不是敌人干的了……

     绿谷出久再次看向镜子。

     冰冷的镜子反射出额头上鲜红色的字,在白色的世界里显得格外讽刺。

     指针“哒哒”走到“6”字,“滴滴”,迈向下一个起点。

     (B世界,早晨七点十分)

    
      “绿谷出久”慢慢伸了个懒腰。揉揉惺忪的睡眼,匆匆换上校服,又慢慢打开房间的窗帘。

       远方没有太阳。大团大团的墨色充斥了整个天空。这是一副黑白的画,没有一丝温暖,只剩下冷彻骨髓的风,拂过“出久”的脸颊。

      窗台上的向日葵早已枯萎,干枯的叶子深深垂下,仿佛巴不得早日烂入黑暗的土地。

      “早上好。”又是一个明朗的微笑,“出久”轻轻伸出左手食指,有些伤感地碰了碰向日葵将近枯萎的叶子。“今天也没有精神吗……”

      下次买点营养液吗?“绿谷”捧起盆栽。花的残骸无力地焉在花盆中间,没有一丝活力。“绿谷”无奈地叹了口气。

     “  抱歉。”少年无奈地说道,随即将花扔入了垃圾桶。

      “绿谷出久”缓缓走开。

     “哒哒”走进洗漱间,“绿谷”拿出自己的牙刷,熟练地进行日常到无趣的一系列动作。挤牙膏,刷牙,漱口……

       但是今天好像有点不一样哦。

     “出久”抬头,看向镜子中的自己。

      这是一个灰色调的少年。

      微微眯起的眼睛略带轻蔑,有点深的黑色眼圈,墨绿色的蓬乱的头发,惨白的脸庞,不知是看向谁却冷到极致的眼神,只让人觉得,

     这个少年,不好惹。

     但下一秒少年对准镜子展露出来的微笑却又消除了先前的冰冷感,只让不明真相的人们觉得,

      什么啊,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少年啊。

       “绿谷,”一个二十来岁的女人推开门,又打了个哈欠,问到,“又在干什么呢。”

    “啊,是店长啊,”被提问的一方再次送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只是在练习微笑而已”

     “……你认为我会信你吗?”

     “是真的啊。”

    “好吧,你小子开心就好。”店长无趣地摆摆手,转身走开。

      “嗯。”“绿谷出久”回应道。

        他再次看向镜子。

       清冷的镜子反射出少年冷漠的眼神。

       少年轻轻勾了勾嘴角,对着镜子摇了摇手。

       手掌心中用黑色记号笔写着:

       “H-E-L-L-O.”
   —————大家好我是分界线——————
各位。。。非常抱歉欠了这么久的文😞
本来打算今天早上更,结果我我我两次手滑都没保存😂可以说是非常蠢了
说实话,写了半天好像还是个序章啊😂
抱歉,我我我我尽量快点
(突然正经)那个,因为是生平第一次写长篇,我也不知道自己写的怎么样
有不好的地方还希望大家多多指教,阿里嘎多(。・ω・。)ノ♡
对了今天玩的是《你的名字》交换后的写字梗
啊不过两个"hello"都是黑久写的,
红字是挑衅,黑字是为了区分,
虽然黑久早就发现了身体交换,但是出久完全不知道呢。(在写红字前出久没有交换成功)
具体还请大家期待下一章。
日常表白喜欢我文的各位,各位都是小天使啊ヾ(●∇●)ノ~
     
   
   

更不出文啊啊啊啊啊啊。。。算了送上自家的黑久吧( ´▽` )
姿势,服装均有参考。
p2是个人喜好的勾线版(好像毁了。。。)
黑久真的超可爱啊(虽然我渣就是了)
(自欺欺人的很像,嗯😂)

【轰出胜】恶龙的愿望(序章)

食用指南:
1.灵感源于这位太太@JR511DR 的黑久文,非常谢谢太太给的建议(*/ω\*),太太超可爱的,

2.无个性出久黑化向,设定上出久的母亲在久久四岁时不幸去世,生活费由父亲承担(但是出久的父母很早就离婚了),失去了母爱的出久变得有些抑郁+偏激(但是大部分时候和小天使一样),能接受请下滑,

3.黑久中心向(大部分描写为黑久的内心活动)
某日的黑久意外来到原著的世界
轰→黑久←爆豪     出久→黑久

4.我就是喜欢黑久嘿嘿嘿😀

5.文可能挺长的。。。能接受请继续。

———大家好我是分界线———
     [X市,敌联盟酒吧内,时间:某年某日]

             吧台内,黑雾一如既往地擦拭着精致的高脚杯。明亮的杯壁在有些昏暗的灯光的照射下反射着清冷的光。墙壁上的时钟“滴滴”作响,黑雾循声望去,却无意间瞥见了时钟边的日历。

             今天是星期五啊,黑雾低头想了想,那孩子应该快来了吧。

         “刺啦”,酒吧的门应声开启。一时间,锈迹斑斑的门和地面碰撞,发出刺耳的响声。开门的绿发少年微微低头,眉头一皱。
        
         “绿谷出久,你来了。”黑雾放下手中的高脚杯 ,转身问到,“喝杯什么吗?”

           “不,不用了”少年伸手拉出收拾在吧台下的椅子,慢慢对着自己冻的发红的手呼出一口热气,摆出一个微笑,“话说起来,黑雾先生最近好吗?”
         
          “还可以吧,”了解绿谷的黑雾明白这只是对方礼貌性的问题,草草回答后,重新拿起另一个杯子。

           少年也不再追问,反而低头看起了吧台上泛黄的报纸。又是一个关于NO.1英雄欧尔麦特的报道。繁琐的文字旁印着英雄大大的笑容,如阳光一般明朗。少年的眼神不得有些黯淡。

           真是,灿烂啊。
       
           少年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站起身,将报纸丢入垃圾篓中。

           毕竟这是他,永远也无法接触的太阳啊。

      

【轰出】我喜欢你

*cp轰出注意
*ooc
*发生在学校里的小故事,百分百小甜饼绝不含玻璃渣嘿嘿嘿
食用快乐

“轰同学,真的不要紧吗?”绿谷出久停下收拾书的动作,担心地转过头去问已经把桌子冻出霜的某位。
“嗯……我没事……”轰焦冻用他那带着浓重的鼻音的声音回答到。
轰同学生病了。
虽然不知道轰同学拥有那样厉害的个性怎么还会感冒,但绿谷看着不久后又升起水蒸气的桌子,不由得在心中默默感叹了一句,不愧是轰同学啊。
“那,轰同学要是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哦。”
“……嗯”

“绿谷……”
下课后不久,正整理思路的绿谷出久突然被某人打断,立刻回头询问:“怎么了,轰同学?”
“有点头晕……”
“没事吧?我现在立刻去找恢复女郎。”
“不,就是……有点看不清东西,绿谷,能帮我念一下这句话吗……麻烦你了”
“不,没关系的。”绿谷 凑过去,豪不犹豫地念出了轰同学在笔记本写的话,“我,我喜欢你?”
“嗯”轰焦冻突然起身,在绿谷出久的耳边轻轻喃喃道:“我也喜欢你。”